小陈还在下班路上,亲吻在陪他老婆打英雄联盟,我扭着头透过出租房的防盗窗看着外面发呆,发了好一阵。就想写字。
在皇图岭有一家KTV叫金色年华KTV,以前皇图岭只有两家KTV,另一家叫华天KTV。像我这种社会无业青年,自然是常客。皇图岭就这么大,不是你认识我就是我认识你。只要好意思,唱个歌串来串去蹭吃蹭喝也没什么,没人见怪。
在乡下真是没什么娱乐,出来玩就是吃喝嫖赌,人越大了越是这样,见面就是在哪发财,操了多少逼。开始你觉得他们污秽很垃圾,有天你也不干净了,交际就开始变得和稀泥,管他妈的。
相对来说我更喜欢金色年华一点,听上去有点跪舔都市文明的味道,又有点我爱奢靡我就是拜金的意思,不像华天听着肃穆庄严,其实是没文化硬装很屌的样子。
以前两家KTV都有大厅,梦想就是当着大家的面唱情歌,做位名副其实的KTV浪子。没什么好不好意思,只管唱就是。所以印象很深的两次是一回唱着唱着大厅打起来了,酒瓶子乓当响,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躲了过来。我看着她,感觉身材还挺不错。她转过头,看到了我,我们相互微笑了下。确实定力不大好,人家一个笑,我就有点心花怒放。虽然BMI脸上是看不出来。她端着两杯酒走了过来,跟她喝了。姑娘说了一句,你很有艺术家的气质。我就觉得她应该是从城里过来的婊子。一回是皇图岭混社会的大佬,端着一大杯酒上来敬。
接下来他唱了一首白狐,只能猜测他内心上也是个浪子。
不写了,要玩传奇去了。